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辈子绝不辜负一个贺知书

—你所在之处,是我不得不思念的海角天涯—




笔尖在纸上认真地画着,浅浅的阴影勾勒出少年的温和眉眼。蒋文旭漫不经心地抬眼过去,这个角度看过去只望得见他清瘦的侧脸,漂亮像一条线。

细细碎碎的清香涌入鼻尖,是茉莉花朵朵绽开。

“你不……要看我了。”贺知书突兀转头过来,抿唇有些害羞,耳尖红红的,可爱得像兔子。

他撞上少年清亮的目光,一怔后又厚着脸皮说道:“我媳妇长这么好看,不看白不看。”

贺知书脸更红了,不敢直视他的目光,眼睛微低:“蒋哥……”

高中的贺知书,有着南方一样的细腻温软,是柔软的,清冽的。是蒋文旭喜欢的,藏在心尖不敢伤害的少年。

蒋文旭摸了摸下巴,答应了一声:“唉,你看,这不是喊得多好听吗?”

“我还是觉得有点奇怪。”贺知书说道,澄澈眸子写满疑惑。

蒋文旭想了想,痞笑道,眉眼轻佻几分:“老公也挺好听,叫几声试试?”

贺知书支吾着不说话了,看起来是不好意思了。

但蒋文旭偏喜欢这样的他,无辜又单纯,叫人很想欺负,却舍不得。他大大咧咧地起身,笑嘻嘻地就拦住贺知书纤细的腰:“迟早都要喊的嘛。”

迟早都要喊的嘛。少年青涩的心思交汇在一起,美好地憧憬着明天,纸上的画藏着心上人,数学书上钢笔写过的痕迹无疑不是情事。

真美好啊。

高中的贺知书和蒋文旭。可这终究,不也是过去,不也是一个梦吗?

蒋文旭睁开眼,醒了。长途的绿皮火车缓缓开向远方,车厢空荡荡的,沿途的风景一眨而逝。

他看向自己桌上,上面还放着一封信,是他之前写的。

—你所在之处,是我不得不思念的海角天涯。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