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恐怖游戏竟然该死的甜美(十六)

  江绵绵还在想那个梦,怀疑苏城也会不会是那个女鬼假扮的。但苏城这个表情比鬼还吓人,冷冰冰地盯着她说道:“你三天没来上学了。”

  这几天江绵绵和何晴都忙着解决贞子这事,哪有时间上课,而且命可他娘比上课重要。江绵绵嘀咕道:“这……含情不是出事了吗。”

  苏城抬起眼皮:“你也出事了?”

  我出大事了。江绵绵心想,又说道:“再说也不关你什么事啊。”

  苏城被呛到,笑了一声:“对,是不关我事。”像是生气了,就转身朝后走。

  这大猪蹄子是怎么了?江绵绵百思不得解,莫名觉得男人真是让人摸不透。但哲学家江绵绵也只能反对着他走去,开始思考那个女鬼是不是笔仙。

  和何晴别过后,家里还是冷冷清清,看来父母的确很忙,连她去没去上学都不知道。江绵绵在桌上啃着路上买的回饼,一边刷着手机。

  在这时,门外也响起了敲门声。

  莫非她妈回来了?

  江绵绵起身要去开门,朝洞眼去看,结果什么人都没有。什么玩意,江绵绵全身冒汗心知是什么东西,直接从厨房拿了把菜刀护身,把电视打开法制节目,手机播放大悲咒。

  她是二傻子才开门。

  也在这时,她的电话也响起了,她本来不想接的,结果发现是何晴。

  “怎么了?”江绵绵问道,没想到何晴会给她打电话。

  何晴的声音很低,仔细听还有些颤抖:“绵绵,你有没有收到……”

  “收到什么?”江绵绵好奇地问道。

  何晴沉默了,又说:“算了……你自己开门看看吧。”

  这笔仙还送了大礼包,江绵绵拿起菜刀朝门口走去,小心翼翼地将门打开。

  门外还是没有任何人,江绵绵向四周望了望,才发现门口地下有一张照片。她拿起照片,发现是一张少女的照片,笑得春花灿烂,穿着的是他们学校的校服。

  糟了,心动的感觉。

  她将门关上,拿起手机说道:“是一张照片吗?”

  何晴叹气一声:“看来你也是,你不觉得诡异吗?”

  江绵绵沉默了:“我觉得还挺好看……?”不得不说,这照片上的女孩子长得真是让人心动。

  何晴:“……”

  何晴:“算了……你觉得是谁送来的。”

  江绵绵不假思索地答到:“笔仙吧。”

  “我也是这样认为,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请了笔仙要实现她的愿望,抱歉,我之前试的时候是知道的,但我害怕会闹太大,所以只好请笔仙解决了。绵绵对不起,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请笔仙……”何晴说道。

  如果没有笔仙任务是无法进行的了。江绵绵心生恶趣味:“你猜我知不知道,反正我知道你知道。”

  “绵绵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何晴说道,“那个照片的女孩是我们学校的,笔仙也是很久在学校很火所以才玩,明天去学校查一查吧。”

江绵绵笑嘻嘻说道:“反正都要死了,开心下不是更好吗。”

  在经过三天没上学的故事,两人回学校理所当然地被请到了教室办公室,至于是两人的原因,巩含情打着我的病还没好的借口在医院躺着。
  
  年级主任喷着唾沫,将成绩单恶狠狠拍在桌上:“江绵绵你成绩不好就不要拖累何晴!别带坏别人!”

  江绵绵掏了掏耳朵翻了个白眼。

  “我不知道你是在玩什么,但再有下次就给我滚回家去!”见江绵绵这副样子,年级主任更生气了。

  江绵绵立马诚恳地认错:“是,像我这样的人就该滚回家去!我也觉得自己非常错误,这次处分让我滚回家去真是十分合理,这个你看?”

  年级主任:“……”他怎么从江绵绵的话里听出了喜悦。

  何晴已经乖乖低下头地认错:“对不起,不会有下次了……”

  年级主任才满意地点点头,本来还想骂几句江绵绵,但此时电话响起了。他不得不得接起电话:“喂,是赵局啊哈哈哈哈哈。我刚刚教育学生,对……什么,你说那件事吗?贞子?我们这也有些学生玩,上个星期刚出事……不过忧患基本解除了,绝对不会像一年前那样。所以您放心放心。”

  忧患江绵绵憋住不笑,然后趁他不注意,给何晴打了个查资料的手势,其实就打算溜了溜了。何晴叹气一声,江绵绵立马跑得跟狗一样快,年级主任马上一边打电话一边喊:“江绵绵你干什么呢!你跑什么……?哎哎,不是赵局,我这哈哈哈哈……学生闹着玩呢。”

  江绵绵打算去图书馆查一查这个女生,虽然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查到。但按照系统所说的,这些是肯定有线索的,不然这任务是无法完结的。她打了个哈欠,知道没有人追上来,缓缓地下楼梯。

  “救救我……救救我……”女孩低声哭泣的声音响起。

  江绵绵鸡皮疙瘩就出来了,她头也不回地走着,心知是啥玩意。

  “我操!”江绵绵惊骂出一声,感觉被人一推就要掉下去了,也在这一刻被提起衣领了。

  “小心。”冷淡的声音从上头传来,只见苏城那张脸已经出现在她面前。江绵绵立马站稳了,朝四方就望去看那女鬼。

  “从楼梯那消失了。”苏城转头看向那处说。

  江绵绵有些惊讶,用“你怎么知道”的神色看向他。苏城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家里有些涉及风水。”

  江绵绵千回百转地“哦”了一声。

  苏城说道:“这几天见到你,你身上都有黑气缭绕,被什么东西缠上了,而且……越来越浓。”

  “唉,就怪人长得太美。”江绵绵感叹一声,又问道,“你知道笔仙这事吗?”

  苏城本来很无语,但这个问题他又一怔,最后平静地说道:“你别告诉我,你也玩了。”

  “……还真是。”

  苏城语气有些恼怒了:“江绵绵,你是不是做什么事情都不考虑后果?你知不知道上个星期有个宿舍玩了贞子,现在两个死了,其他三个全在医院躺着。笔仙也是属于这一类的灵异游戏,到时候出事了怎么办?”

  可是我真不知道。江绵绵无辜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继续说。

  苏城叹了气,也没骂她了:“笔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据说是某个学姐自杀后化成怨灵守在学校里,只要本校的人玩笔仙,就能实现愿望,不同于回答问题的笔仙。但问题是,也要实现笔仙的愿望。”

  “哦,那以前有没有人玩呢?”江绵绵问道。

  苏城转头看向她,声音轻飘飘的:“这件事情在一年前,也是上一届夏季的时候。那学期几乎天天是警车,高二五班已经被划分为重点地带。因为那个跳楼的女孩也是这个班的,不过她跳楼之后班里就出事了。也有人请笔仙解决,但根据学校乱七八糟的人说,看到的笔仙是那个跳楼的女孩。”然后他又一笑,“不过这件事情当时可闹得沸沸扬扬,连我也知道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江绵绵心间一冷。

  苏城的笑意凉薄,像是一把伤人的利刃,要刺穿她的伪装:“接下来该你回答了。你到底是谁?”

  江绵绵:“……”

  我操我操我操我掉马了!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