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恐怖游戏竟然该死的甜美(十四)

  01.
   其实陆葵这个名字,江绵绵就觉得是单纯的意外,但现在这张照片看来,她实在是无法往单纯这点想了。这是个个人任务,苏城出现在这很奇怪,如今死去的陆葵紧跟着出现更奇怪。

系统穷得没钱请群众演员吗……?

那身边的npc是不是也是游戏里的玩家。但这种哲理问题江绵绵很快抛到脑后面了,她真不想再拿自己脑子浪费不怎么重要的事情,于是放下手机,吃完面后又喊了碗馄饨,在一群人惊讶的眼神中把大碗见了底。

  看时间也快到了,江绵绵慢悠悠地付钱,就朝集合的地方走,避开了失灵的汽车,避开了莫名其妙倒下的大树。看来今天的江绵绵运气很好,回去抽个卡试试。

  再集合处等了一段时间,冷风吹得她直打抖,但不忘打量四周的人,可能是真的太无聊了。

  等了个一二十分钟,手机也发了好几条消息,没有人回复。江绵绵无奈地向系统发消息:这种重要npc会死亡吗?

  不会。系统回答得斩钉截铁。

  江绵绵心想妈卖批,立马打算去买杯热奶茶暖暖手,但他们也终于来了。何荷被巩含情搀扶着,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走路蹒跚。

  “陆葵死了。”巩含情看到她,这是说的第一句话。

  陆葵死得不让他们意外,七天死亡她也是该道头了。但几人心事重重,坐在奶茶店,低下头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刚刚又遇上了,手机摔碎了,差点滚下楼梯,是含情扶着我。”何荷已经哭过了,此时只剩麻木,“我们真的会死吗?”

  巩含情握住她的手:“陆葵虽然死了,但我们不会死。我们还是趁着这几天都去找找关于这些的线索吧,我就不信我还不能把她塞回去。”

  江绵绵无心开玩笑,只是抬头看变暗的天空,点头后转身离开。

  天空阴沉得可怕,她轻踢脚下的石块,垂眸走着。江绵绵平常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这个时候实在是愉快不起来。

  “江绵绵!”

  有人在呼喊她。这贞子还会说话了?她疑惑地回头,只见苏城站在路灯旁边,表情有些不知所措,但不影响他的样子,被昏暗的灯光更衬得面如玉,眉如画。

  江绵绵不怎么喜欢看书,但也知道余光中的《绝色》里的一段话。

“若逢新雪初霁 满月当空下面平铺着皓影上面流转着亮银而你带笑地向我走来月色和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

不过江绵绵没心情欣赏美色了,只是觉得奇怪,这个世界的苏城为什么找她,毕竟这个江绵绵做了这么多变态的事情,难道是来警告她?

  她原地不动,等着苏城过来。

  “江绵绵,过去的就过去了。你不要纠缠了。”他表情冷淡。

  果然是这样。江绵绵心情很低落,完全不想搭理他,转头就走。

  “我们已经分手了。”

  这个江绵绵还和苏城谈过恋爱,完全看不出来。在另外个地方苏城这么嫌弃她。

  “我知道了。”

  江绵绵没有回头,走得很快,想着家里的红烧茄子。她没有心情应对苏城的任何话,她不是这个世界的江绵绵。说白了,她现在就是个颓废网友,连说句话都懒。

  家里没有人,江绵绵也不想换衣服了,躺在床上就想睡一觉,今天一天躲开躲去心都碎了。从镜子那透过去还看的到一个女人的人影。又是贞子那小东西。

  接下来的这几天,江绵绵这最糟糕的运气都没什么事,每天起来第一句,就是给贞子打个气。但事情还没有任何进展,这几天假期她也窝在家里。

  直到何荷找上她。她神色很不好,疲惫而苍白,表情平静,她说:“含情出事了,请笔仙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