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恐怖游戏竟然该死的甜美(三)

江绵绵觉得这世上都没有比自己惨的人。

比女鬼追到厕所又遇鬼,跑出去又在台阶遇鬼,跑楼上好不容易遇到队友结果也是个鬼。

她很想问候一下这个游戏制作人的全家。

伪装成宋烟烟的那鬼已经发觉了问题,但在黑暗之中,她居然没有发现江绵绵的位置所在,仍然伸长脖子使劲寻找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而江绵绵此刻正躲在墙壁的柱子下面,心惊肉跳地往旁边移动,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弄出声音被发现。

手机电筒已经被掉落在地,可她早已无心去顾及,怕到时候连命都完没了。

“绵绵,你出来啊~”

“我是宋烟烟啊...”

声音被拉的凄凉而幽怨,还带着丝恨意,好似江绵绵抛妻弃子一般。

你他妈鬼才是宋烟烟。

江绵绵心中呸了一声,小心移动着,但深知这不是办法,将目光转向四周,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忙的东西,直到看见距离十米前方还有个台阶,又猥琐地探出头瞧了瞧那哭绵喊绵的鬼,那鬼还像喊孩子回家吃饭得一样喊着,下一秒就飞地一般就要朝那方跑去。

“啪。”

凉了。

跑到台阶后面那个班级门的时候,江绵绵微笑地看着自己不小心跑着跑着从裤兜里滑落的手机,这他妈在逃跑的时候突然出事不是以往的主角定律吗。

江绵绵想哭。

江绵绵想把手机摔那鬼身上。

那鬼已经听到了响动,惊喜地就要朝那个方向缩去,江绵绵即将迈步就要逃跑的时候,一双手将她扯进了教室门里。

卧槽这里还有一只?!

江绵绵花容失色,因为以前学过几年的格斗术,下一秒就一脚踢向身后那东西的膝盖,手快速地扯住那东西的手腕,即将把它摁在桌上。

可身后那东西何其敏捷,早已避开她那一脚,直接一手环住她的腰和脖颈,使她无法动弹。

江绵绵还想动弹的。

但那东西已经将她束缚在怀中,轻松得不费力气,江绵绵只能咬牙切齿地顺从它的意思,心里只有既来之则安之的意思。

就算死也要死得漂亮点!

江绵绵心里祈祷着,但想象之中的疼痛
并没有传来,反倒是头上传来的居然是男人的声音,刻意压低后但仍然清冷干净:“别动,嘘。”

这东西不是鬼,也不是怪物,居然是个男人。

她彻底安静了,外面那鬼发现她突然不见之后,仍然坚持不懈地在那呼喊她:“江绵绵,你在出来陪陪我...”

我他妈脑子抽了还是脑子出生被割了才出来陪你。江绵绵翻了个白眼,但这些吐槽肯定没有说出来,只是紧贴那人,咬唇不说话。

那人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源的香味,滑落鼻尖。

他也突兀放开她,才发现门口那磨人的妖精终于走了,江绵绵松了口气,但在这一刻总感觉自己心脏跳的贼快。

砰砰砰。

“......”

有旋律还有声音,跟游戏配音似的。江绵绵沉默地退后一步,低下头,脸红扑扑的,但光线问题是看不清的,又小声说道:“我是江绵绵,你好。”

斯文得她都不敢相信自己。

“苏城。”

“哈...死撑????”江绵绵的羞涩烧坏了脑子。

“......苏是姑苏城外寒山寺里的苏,城春草木深的城。”那人认认真真地解释着,并没有因为她的胡扯而生气。

江绵绵有些尴尬,但她缓缓抬头,说道:“你也是和我一样的新手吗?”

苏城点头。

“我还以为只有陆葵他们呢!”江绵绵打着玩笑话,但简直宛如尬聊。

“嗯。”

“......”

不,这就是尬聊。

江绵绵有些委屈,但就算再要撩汉,也要命。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手电筒落哪里了,只好开口道:“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感觉这里很危险。”

苏城也从桌上拿起了手电筒,打开了光源着凉着前方,江绵绵也才在这个时候看清了他的脸,虽然在黑暗之中江绵绵感觉这是个好看的男人,但灯一打开,这男人长得真他娘好看。

桃花眼,高鼻薄唇。

但江绵绵心里闪过负心汉这三个字,毕竟长这样的在小说里是一个标准的花心渣男。

但她觉得和这种男人谈一谈恋爱死了也是值了,当然她在现实里并没有花痴,只是冷静地和苏城并肩走在一起,说一些沙雕话。

正譬如现在她偷偷瞥了瞥苏城的侧脸,这辈子都没这么柔柔弱弱地说话过:“我好...害怕...”

刚刚头发被绑在柱子上打了蝴蝶结的女鬼:“......”

所以,女人都是大猪蹄子。

而江绵绵期待着苏城能轻声安慰她,而没想到的是,苏城只是淡淡地说道:“怕吧。”

“?????”

感情您是个直男吧。

江绵绵没有放弃,继续找话题聊着,主要在江绵绵是个话唠,半天不说话真会让她贼难受,所以现在开始疯狂bb骚扰他:“你是做什么的啊?我是名大学生。”

“你猜猜。”他一眼都没瞥过来。

“总裁。”

刚刚江绵绵发现他这一身穿得都挺贵的,就他那件大衣都得好几万,长得又好看,按照小说套路来肯定是个总裁。

“...不是。”

“特工,杀手。”

他刚刚这么快制服了她。

“不。”

“意大利黑手党老大的养子。”江绵绵开始胡扯了。

“...”

“心理犯罪师!FBL的画像师!黑白两道通知大佬,联合国秘书长,莫非你是杀人犯!?”江绵绵已经开始胡乱扯了,把自己在电影小说里看到过的厉害角色都想了出来。

然而都不是。

苏城叹气道:“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厉害,我就是一个大学老师。”

“...哦。”江绵绵没有兴趣了,垂头丧气地继续走着,不再说话了,她也没想到苏城居然真是个普通人,和她一样的普通人。

但那些进入恐怖游戏里的人物都不是简单角色,上有经历过非主流悲伤青春一板砖拍死一群人的疼痛文学少女,下有黑道白道黄蓝绿橙社会主义道路的大佬。

江绵绵想着想着,就有点想自己的父母,想着父母就想着家里的糖醋排骨,这个时候她不应该在这里跟一群鬼眉来眼去尔虞我诈,而是在家里躺着睡大觉休假或者玩着手机想干啥就干啥跟大爷似的。

她越想越难过,越想越压抑。

“怎么了?”苏城感受到了她的异常,询问道。

但江绵绵只是摇头,没有答话。

苏城就没有再过问,只是与她下了二楼,扫视了四周没有鬼之类的危险事物后,说道:“我之前看了下这个学校的布局,逃出学校就是应该打开校门,打开校门需要钥匙,保安已经死了,钥匙不在那里,而还有这个钥匙的就是值班老师,根据值班那位的日记写着,她之前上课时不知道把钥匙落在哪里了,现在只能祈祷他们班学生没有拿走,所以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找钥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