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恐怖游戏竟然该死的甜美(十五)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两人拿着笔在纸上画着,声音颤抖着,“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江绵绵神色不好,望着微弱的烛光一闪一灭,内心世界复杂多样。她真是一点不想请笔仙,毕竟这个世界说的那么明明白白,她这回请笔仙完全是送死。

  但她完全无法拒绝,因为系统。哇真是哗了狗。

  笔开始转动起来,白纸上画着圆圈,感觉阴风吹过,烛光差点熄灭。

  何晴神色苍白,看起来有些瑟缩了。但她咬唇继续念叨着:“笔仙笔仙……”

  “你是我的前世,若要与我续缘……”

  “请在纸上画圈……”

  就在这一刻,窗户猛地被风声吹开,露出漆黑的天幕,烛光一熄,江绵绵屏住呼吸,低声说道:“来了。”

  风更加猛烈了,手中的笔已经不受控制地朝前方斜去,只觉身后冰冷。

  何晴咬唇,僵硬地要握住那支笔,声音颤颤巍巍的:“笔仙啊……笔仙。请帮我们除却恶鬼,如果你同意,请在纸上画圆……”

  哗的一声。窗户被吹得作响,再一转眼。黑发白衣女人已爬在地面,是贞子。缓缓地爬向他们,眼里是恶毒之色。这个画面是很吓人的,可江绵绵突然有点想笑。

  但她此刻必须是严肃的,只能害怕地低下头。风声哗哗,是残暴的漆黑天幕与最后一丝光明的对决。

  “啊!”

  笔剧烈地运动起来,在纸上疯狂地画着一个个圆圈。再一眨眼,眼前的贞子已经不见了。可正当她们要松一口气的时候,纸已经飞出了窗外。

  何晴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非常难看,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样是请不走笔仙了。

  而江绵绵却抬头笑了,她一般都是气氛的调和剂:“结束了。”

  真的结束了吗?江绵绵知道接下来笔仙又要来作一作了。可她刚刚不经意地看到笔仙的样子,心思有些愁绪。

  笔仙难道不都是大红衣黑长发吗。而看到的这位穿着的是蓝白纹的校服,是他们学校的校服,看起来是短发。

  “含情你没事了吧,医生说可以下床了吗?”何晴扶着巩含情,自从这个事情发生之后,也许是因为没请走笔仙的原因,她眉眼之间都是忧愁之色。但因为巩含情病刚好,所以尽量把最好的状态露出来。

  她和江绵绵都心照不宣。

  “没事没事,不过不得不说,这医院的饭菜真的好,搞得我都想再生一回病了。”巩含情笑嘻嘻地说道,事情解决之后,她的心情倒是很不错。

  请了笔仙之后,贞子的确没有出现了,但这一切真的风平浪静了吗。

  “病好的差不多了吧?”在这一刻,病房的门被推开,只见苏城站在门口,头发看起来有些湿润,手里还拿着伞,正滴着雨,神色却淡淡的。

  巩含情看了看江绵绵,吃惊地说道:“差不多了。不过苏城你怎么来了?”

  苏城垂眸又抬眼:“老师让我来查看你的病情,看起来你也好的差不多了,明天就去上学吧。”

  巩含情:“……”

  巩含情:“我又有事了。”说着,她往病床上一躺,不愿意起来了。

  自从上次苏城的冷漠分手之后,江绵绵也好久没看到苏城了,再想起这个世界两人莫名其妙的关系,她只觉得尴尬,毕竟两人的关系只能算是队友。而这个系统一天到晚安排些乱七八糟的剧情,怕不是小说看多了。

  空气里有些尴尬。

  江绵绵吸了吸鼻,想着自己回去骂系统一顿,就起身拉开椅子说到:“先走了,周末作业还没写,不然又要熬夜秃头了。”

  巩含情和何晴也知道两人咋回事,所以没开口。而苏城也跟上她:“一起吧。”

  江绵绵有些惊讶。雨停了之后,呼吸的空气都不一样,更何况c城这种雾霭满天大的都市。她和苏城并肩走着,她踢着脚下的石头 ,无聊死了。

  “其实……干出那种事不是我……”江绵绵低头想了想,又严肃地抬头,“我说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你相信吗。”

  苏城冷淡地看她一眼,像是极为不爽。

  江绵绵声音有些心虚,越说越低:“你放心,我不会干出那种事了……你别总是这么防备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不舒服……”就很想打人。

  苏城还是不开口。江绵绵继续絮絮叨叨,毕竟她身为一个话唠:“哎,小苏城,你怎么这么冷酷啊,就不能说几句话吗。你看看大苏……呸呸呸,别人多温和。你这样搞得我很不想说话,你随便哦几句都可以啊……哎哎,你干啥,君子动口不动手……!”苏城突然扯住江绵绵的衣服,搞得她突然摔一跤。

  “嘘。”苏城神色警惕起来,看向四周,“别说话。”

 四周空气也冷寂下来,天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灰暗下来,冰冷的风卷走落叶,嘶嘶的凉涌上心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女孩清脆的笑声响起,地面巨大的阴影若隐若现。
  
  江绵绵骂出一声:“我操什么玩意。”都这个年代了,鬼还这么老土。

  只见苏城拿出手机,神色一变:“这里是哪里,手机没有显示。”

  江绵绵从开头都一直在念叨,至于这里是哪里,她还真不知道。难道是笔仙?江绵绵想了想又叹气,居然把苏城牵扯进来了。

  江绵绵问道:“是鬼吗。”不过苏城怎么这么懂。

  苏城看向四周,说道:“可能吧。我奶奶说,遇上这种事就要闭着眼睛一直往前走,不能回头。”

  “哎呀,那我们是不是要牵手啊。”江绵绵春心有些荡漾。

  苏城冷冷看她一眼,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江绵绵立马去握住,心里美滋滋的。

  “走吧。”苏城说道。

  两人都闭上了眼,向前方走去,女孩清脆的笑声也越来越弱,直到听不到。

  苏城的手感还挺不错,江绵绵继续摸了摸,柔若无骨,像个女人,就是有点冰冷。但下一秒占便宜的江绵绵就怔住了,这只手没有纹路。

  冷意从身上冒起。江绵绵睁开眼,望见了一张血淋淋的女孩的脸,正朝着她笑。

  “我操!”江绵绵骂出一声来,猛地一睁眼。

  巩含情惊奇地说道:“你怎么还睡着了?人家苏城可是特意来找你的。”

  只见江绵绵趴在病床上,看起来的确是刚醒。但江绵绵心里凉丝丝的,觉得这完全不是一个梦。

  再一抬头,只看见苏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说道:“有事,找你谈谈。”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