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恐怖游戏竟然该死的甜美(四)

找钥匙这种事情对于江绵绵来说是非常简单,毕竟以前她上高中的时候晚上都偷偷玩手机,她妈就会趁她去学校的时候把手机到处藏,无论是枕头里面书本中间冰箱底部都被她给找了出来。

所以她对找东西这种事情胸有成竹。

可已经找了第四个空房间以及教室,还是没有收获,江绵绵的胜利战绩终于要画上一个句号了。

她垂头丧气地跟在苏城身后,连翻找东西的力气都没有了,“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啊,我们别找了。”

在找下去她命都要折了半条。

苏城仍然在翻找着东西,刚要说句话,却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走向这个杂货间的门,用手指擦了擦门把上面,蹙眉:“的确什么东西都找不到,因为有人来过了。”

那门把上面沾满了灰尘,而苏城那根白皙修长的手指却没有沾上一点。

“和我们一样的人吗?”江绵绵问道。

苏城说道:“对,不过我们现在应该不用找钥匙了,去校门那里看看。”

江绵绵只能哦了一声。

天色泛起了鱼肚白,看起来要接近天亮了,手电筒已经被苏城关掉了,两人正走在走廊上正准备下楼,江绵绵打着哈欠特别想睡觉,苏城却仍然一副之前的样子,一夜未睡,他精神居然这么好。

但江绵绵的睡意很快被冲淡了

“死人了。”苏城看着走廊转角的那具尸体平静地说道。

还是具女尸,身型格外熟悉,周围的血液蜿蜒到台阶上,已经凝固了,看来死了好几个时辰了。

江绵绵走进了才发现这居然是陆葵,之前见到她的时候还意气风发,现在就成了一具满身鲜血的女尸,还一股难闻并且浓郁的血腥味。

“人杀的?”江绵绵看着她插入胸口的匕首说道,并不害怕,只是有些难过,之前还和陆葵谈笑风生,转眼就躺在这里死翘翘了

苏城点点头,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有些惊异于她的镇定:“你不怕吗?”

“你不也不怕吗?”江绵绵奇怪地问道,才突然想起刚才她还嘤嘤嘤地说着自己害怕的骚话,又突兀沉默了。

江绵绵的父亲是法医,母亲是警察,她从小到大就往公安局蹦,并且父亲还会拿着头骨给她讲解脑袋的构造,再加上她看恐怖片看出来的经验,嘿她还真不怕这些玩意。

江绵绵:“我认识她,她叫陆葵,她有个男朋友叫白宸轩,还有个女的是宋烟烟,我之前就是和他们莫名其妙分开了。”

陆葵怎么会死呢?

虽说她与陆葵不熟,但她也感受到陆葵是个爽快豪迈的女子,人也挺好,谁会杀了她呢?

苏城只是淡淡说了句是熟人作案,顺便上楼去找找东西让江绵绵独自留在这,很快他就拿着一把匕首下来,顺手把陆葵胸口那把给扯了出来,动作行云流水得让江绵绵震惊,毕竟他还从容不迫地把那把沾满了陆葵鲜血的匕首递给她:“拿去防身,毕竟人心诡测。”

江绵绵乖巧地接过,只是更有点好奇这年子大学老师这么厉害吗,可教她课的那位年轻老师,看个鬼片吓得腿都软了。

唉,差距差距。她摇摇头。

而苏城瞥来一眼示意要走了,她也狗腿地跟上,和苏城经历了一晚上,江绵绵感觉苏城虽然人很冷淡不爱说话,但待人很好,在关键时刻也有作用。

江绵绵:“其实我身手还是可以的。”

而苏城带着笑意打量了她一眼,最后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

瞧不起什么?!江绵绵咬牙切齿。

再加上悠悠转转半天,天总算亮了,以及折腾了一夜的鬼在这一刻也不消失见了,江绵绵兴奋地在厕所里走动又跑到三四楼嚣张级了。

而走出教学楼后她更嚣张了,江绵绵发现这个学校还挺漂亮的,特别是种了一排的柏树,整齐得像是守卫边境的战士,连草坪那还有个小型的喷泉,格外好看。

江绵绵左看看右看看,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一会跑到喷泉里找鱼,一会去看墙上贴的社团广告,嘴里念叨苏城苏城快来快来,眼睛还亮晶晶的,把昨夜被鬼追得像条狗的事情抛的脑后早忘的一干二净了。

而苏城也忍受不住了,将小姑娘扯回身边,严肃地说:“乖点。”

她明明一直都很乖。

江绵绵委屈极了,但也只跟他乖乖巧巧地走到校门口,看到校门她也有些惊讶,发现宋烟烟和白宸轩也正站在那,只是少了个已经死去的陆葵。

白宸轩还是跟之前一样没变,不过身上满是鲜血,手还受伤了,而宋烟烟也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自身也跟从血堆里跑出来似的。

苏城挑眉,看到之后在江绵绵身边咬耳朵:“你觉得是谁干的?”

值得自然是陆葵的死。而江绵绵却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我不知道。”

“...”

苏城已经完全不想搭理她了,直接向白宸轩他们走去,江绵绵总感觉他很嫌弃自己,但江绵绵是真的不知道。

白宸轩认识江绵绵便打了个招呼,看到苏城有些疑惑,“你是?”

苏城简单地说了下名字,就高冷地不说话了。

而宋烟烟见他们来了,怯怯懦懦地问道:“你们有看到陆葵了吗?我们之前约好了在这见面,可等了半天也没来,我好怕她...出事。”说着说着,就要哭出来。

江绵绵叹气一声,正要说实话,而苏城直接说道:“没有看见。”

江绵绵有些诧异,但没有问原因,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白宸轩神色有些低落,眼睛还是微红的,半天才说话:“我们不应该分开的,就算找钥匙也不应...我对不起葵葵,我真是犯贱才让我们分开找钥匙!”

宋烟烟仍然在擦眼泪,一个劲说着对不起的话。

江绵绵大约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了,白宸轩他们分开去找钥匙,结果导致陆葵一个人被杀了,但自古鬼片分开必出事,他们怕不是傻的。

而苏城蹙眉,像是很反感他们的情绪,说道:“你们找到钥匙了没有?”

白宸轩点头并把包里的钥匙拿出来,校门的锁还没被打开,犹豫地说道:“可是陆葵...”

看来他还在担心这件事。

苏城说道:“你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写一张留言条在这,晚点她看到,自然也会出去找你的。”

白宸轩觉得他说得也对,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的本子,撕下一张洋洋洒洒地写了几个字,害怕陆葵看不到,还特意地又写了几张,拿石头各压在不同的地方,才开始开门。

这个校门已经很久了,连锁也是摇摇欲坠的感觉,但其实很牢固,也只有钥匙能打开了。

“开了。”只听见卡啦一声响,大门被缓缓打开,即使难过如白宸轩在这一刻也松了口气,毕竟在这个鬼地方呆了这么久是个人都想离开。

而苏城还不急得出去,正要转身对江绵绵说什么,却突然发现她不见了。

“苏城!”江绵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上了墙头,一只腿还放在墙外面,张牙舞爪地朝他们打招呼,笑得跟贼似的,“这样也可以出去!哈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哈哈哈哈...”

但下一秒江绵绵笑不出来了。

因为她从墙上啪得一声掉在学校墙外面了。

还是脸朝地。

众人:“......”

而手机在这一刻也叮铃一声响。

—恭喜你们通过第二个关卡,成功逃出学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