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恐怖游戏竟然该死的甜美(十)

  “含晴,真的要看吗?”

  “阿荷你别告诉我你害怕,这种玩意有什么吓人的,之前玩四角游戏都没事,更别说这个还是日本的,我还不信她能隔着条大西洋能爬出来揍我。”

  “那是...太平洋,可是可是...”

  “有什么区别吗!哎呀我说你就是该锻炼下胆子,你看江绵绵说什么了吗..喂江绵绵你别睡啊....”

  “......”

  江绵绵头痛到爆炸,刚刚在睡梦中睡得很甜,而现在四周都是聊天声,猛地睁开眼时发现地点不一样了,自己已经不在那张大床上了。

  “绵绵看起来很不好啊。”面前站着的女生担心地望着江绵绵额头上都是汗。

  另一个一比这个看起来更活波些,大大咧咧地说道:“哎呀江绵绵啥时候会不好啊,哪次考倒数出去吃东西笑得比谁都灿烂。”

  虽然这两个人很陌生,但江绵绵的脑海里却觉得认识他们,担心她的那个叫何荷,活波的那个是巩含晴。

  江绵绵打量起四周来,发现自己正在客厅的沙发上,手机正在震动着,江绵绵不动声色地往里面塞了下,不开心地对巩含情他们说:“你这是别扭意思地骂我蠢?好过分哦你。”

  “你变得这么聪明我都有点不适宜。”巩含情笑道,又拍了拍何荷的背,“快点吧,我怕我妈回来,看不成了。”

  说着,拿出碟带来。

 江绵绵有些吃惊,哇趁大人不在家看碟子这么刺激的吗,笑意立马变得猥琐起来。

   何荷还想说什么,但此刻也咬唇不说话了。巩含情鼓捣起那个碟片来,江绵绵将手机翻过来打开,果然是系统的消息。

  —恭喜江绵绵玩家来到第三个任务!当!那就是鬼怪的世界哦,解决掉可爱的贞子和笔仙小姐姐或者划出他们的怨恨哦,不过这是单人任务嘻嘻嘻,祝你玩耍得愉快!

  可爱的贞子和笔仙小姐姐:)

  可不可爱江绵绵不觉得,她只觉得系统挺可恨的,还是单人任务。意思说苏城和乔奚槐已经去完成他们的任务了。

  江绵绵一个人心情有点小坏,但望着碟带心里已经知道是什么了,午夜凶铃里的贞子,当初爬出电视剧吓啪了一堆人,不过谁能告诉她,隔着这么远,隔着个日本她会怎样顺着电线杆爬到中国的呢?

  “巩巩...含晴,我们还是别看了吧!”江绵绵立马发声制止道,已经知道接下来的剧情的她,她还不想作死,“要是真出事了怎么办。”

  但巩含情压根没把她话放心里。江绵绵有点急了,起身上前想去阻拦,却被脚下一东西绊住。她眨眼,有些疑惑,绊住她的是杯子,不过这杯子之前在桌子中间摆着,这他娘突然在她脚下出现,完全不符合逻辑。就算想阻止她,这也太傻逼了吧。江绵绵感到无语。

  “绵绵你没事吧!”何荷担心地扶起她,像是根本没看到那个杯子一样。

  巩含情已经手脚眼快地放进去了,见到江绵绵摔倒了也问道:“别急嘛,绵绵。马上就可以看了。”

  江绵绵起身摆手说没事,见巩含情已经放进去了,心里大惊,里面又要上去准备给它关掉。

  “我日!”

  江绵绵又被绊倒在地,疼得龇牙咧齿,发现绊倒自己的还是那个杯子,气极了,拿起地上那个杯子就要砸。

  “绵绵你也太不小心了。”何荷见她这样,蹙眉。

  杯子还没砸掉,手机又响了,江绵绵打开,发现系统发来一条消息。

  —阻止剧情是不行的哦!

  狗日的。江绵绵想破口大骂,又被何荷扶到沙发上,勉强朝何荷一笑:“我妈发消息说我妹妹要死了,我要去见她最后一面。”说着就要起身走,却发现动弹不得。

  系统又发来一条消息:不要妄想躲避。

  你他娘真skr狠人。江绵绵心想,见何荷紧张的样子,晃了下手机说到:“我妈说,我妹还没死透,等她死透了我再回去。”

  “绵绵真会开玩笑。”何荷笑着说,“不过我不知道你还有个妹妹呢。”

  巩含情已经坐在沙发上了,指着电视:“开始了,管她有没有妹妹还是哥哥。”

  只见电视上雪花一片,就像午夜档的电视。江绵绵不忍直视,再看电视一晃,已经切换到了老时代的画风,格外模糊。然后一跳是旧报纸,女人在镜中梳头的画面。

  “啊!”何荷立马尖叫出一声来,显然是被这副画面吓到了。

  巩含情不屑说道:“看起来也没什么吓人啊。”

  那是因为你没有看到后面的。江绵绵心里吐槽,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七天之内死亡的故事。还要多个笔仙,这是上演贞子大战笔仙2吗?

  “你们在干什么!?”门晃的一开,吓得江绵绵一抖,发现一位年轻的女人正站在门口,很生气地说道。

  巩含情起身手快地按了退出,然后挡在电视面前,眼珠子溜溜转:“哎呀,老师叫我们放英语碟片看,我们这不是在弄嘛,妈你别这么吓人嘛。”

  何荷脸色还是很苍白,但起身说到:“阿姨好。”

  原来是巩含情母亲。江绵绵心想,也跟着起身,殷勤地嘿嘿笑,如果碟片没播完,那还会出事吗?

  见到何荷和江绵绵,巩含情母亲神色才缓和了些下来,“哼!看就看,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让人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似的。”又温和转向江绵绵他们,“绵绵也来了啊?阿姨买了只本地鸡,打算炖鸡汤再炒个龙虾,你们就留下来吃晚饭吧。上次考试含情成绩多亏你们。”

  何荷推辞地笑道,笑得格外牵强:“这也是靠含情自己的努力呢,关靠我们是不行的。”她又拿起书包,说道,“阿姨我家还有客人呢,可惜不能尝到阿姨的手艺了。”

  本地鸡,炒龙虾。江绵绵有些心动,立马要答应留下,但手机铃声响起,是电话,还是她妈打的。

  不得不说看到这个电话江绵绵第一秒有点征,第二秒就有些难过。参加这个狗屁游戏这么多天来,江绵绵想她父母很久了。

  “江绵绵!你又去哪里疯了!?我还特意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水煮鱼,作业还没完就跑去玩了,鬼知道你这孩子在搞什么...”母亲絮絮叨叨的声音伴随着责骂。

  江绵绵眼圈红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