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恐怖游戏竟然该死的甜美(二)

黑板上的血字很快消失不见,江绵绵正要转身回头说话,灯啪得一下就熄灭了,除了哗啦啦的风声,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漆黑一片中。

江绵绵只看得到窗户像之前那样被吹得摇摇晃晃,就在刚刚天色还明朗得不行,而如今却是如同夜晚一样。

“陆葵?!”江绵绵大声呼喊道,见没有人答应,又喊了几个名字,“宋烟烟?白宸轩!?”

回答她的只是风声。

江绵绵心情很妈卖批,刚刚还在和他们谈笑风生,下一秒人哗得他妈不见了。

不过在这很是正常,于是江绵绵也没有时间浪费在找人了,发现自己还是在一间教室,不过不是之间那间了。

布局还是一样的。

她将目光转向四周,在离自己最近的抽屉里开始翻找,结果摸到了条香蕉皮,面露嫌恶之色,看了下其他课桌里面也只是一踏的书,虽说黑暗之中不好看东西,但是江绵绵以前经常在黑暗里打着手电筒眯着眼睛看漫画,所以很看得清楚。

江绵绵走向了讲台,粉笔到处摆放着,还有一些灰尘,也是很久没人打理了,更别说讲台里面,竟然还是蜘蛛网,不过很快找到了一支手电筒,虽说有些破残,但还有电量,光线还不弱。

黑暗之中很快闪起一束光,转向门,江绵绵发现门是被锁锁住了。

“卧槽。”江绵绵咒骂道,“还需要四个密码,我知道个屁。”

但骂归骂,江绵绵也开始痛苦地寻找着线索,但她从来就对动脑子的事情格外难过,她是个连玩个恐怖解密游戏也会死n次的人。

别说什么找密码。

要她的命!

黑板上的铅笔颜色都不同,看起来有四种,江绵绵将四这个数字记住,然后开始寻找其他线索,但发现仍然没有收获。

看得懂个鬼哦。

江绵绵难过得哀嚎两声,感觉自己快要死这里了,但她灵机一动,冷笑两声:“老子还不信没办法了。”

她直接走向那里狠狠地一脚踹在门上,嘎吱一声,门开了。

江绵绵为自己的聪明壮举得意极了,拿起手电筒就出门了,“我还不信治不了你了。”

等着被找到的线索与锁:“......”

走廊上的也没什么光亮,江绵绵打开手电筒往前走着,才发现她在五楼,之前是三班教室。

才要走到楼底那里,江绵绵听到了脚步声,不过她却一怔,因为脚步声不是在地面,而是在天花板上。

一般按照鬼片的套路的话,这个时候抬头望上去,都会看见鬼在天花板上爬行对你笑。

我脑残我才抬头哦。

江绵绵走得更快了,不过她还没走几步,就感觉脖间一冷,像是有什么物体贴了上去,正朝着她哈气。

本来不打算转头,但江绵绵面无表情地将头扭过去,然后简单粗暴地扯住那人的黑发狠狠在地上一甩。

“我问候你大爷。”江绵绵微笑着,看这张血淋淋的脸,顺手把那人摇摇欲坠的眼珠给恶狠狠地塞了回去。

下一秒她就飞快地朝台阶跑。

但那鬼尖叫一声,黑色的头发突然伸长向她蔓延过去想要抓住她,脖子像是折断了一般歪着。

江绵绵在台阶上跑得更快了,那头发快触碰到她的背脊,但这样跑下去迟早没办法,可能体力会被消耗完,江绵绵看着扶梯,想了想,虽说有些对不起,但现实里还是扯住她的黑发就缠在扶梯上快速地打了个结,导致她的黑发无法动弹。

还是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女鬼:我不要面子的吗?!

江绵绵腿更快了,累得直喘气,但她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三楼了,三楼鬼气森森的,绝对没个好东西。

她理智地选择了去下一楼。

下一楼也鬼气森森的,还有女人的哭声,正看到一个女孩穿着白衣服坐在台阶上哭泣。

江绵绵沉默了,理智地跨回了三楼,但一转头就发现刚刚被她缠着头发的女鬼超她傻乎乎的。

“草!”江绵绵大骂一声,飞快就朝三楼的走廊就跑,那女鬼的头发已经被解开了,跟着她追。

江绵绵跑得心情复杂,见到正有个房间门开着,她眼睛一亮,就朝里面跑进去,顺手把门一关。

她才放心地叹叹气,迟早要了我的老命。

有水滴声响起,嘀嗒嘀嗒地往下跳,本来江绵绵以为她进的是教室,结果居然是个厕所。

“......”她想静静。

自古闹鬼在厕所。

水管正开着,流下的液体竟然是血液,镜子脏得不行,许久没有擦拭。

江绵绵不会傻到去照镜子,门被她关住了,那女鬼进来不了,在那用头发恶狠狠地拍打着门。江绵绵得意死了,叉着腰说道:“你有本事追我,你有本事进来啊!”

“你进来啊!”

“你有本事就进来!别躲在外面不出声!”

“你有本事追我,你怎么不进来,你是不是心虚了!”

本来江绵绵还想嚎两句,但她很快僵硬了,厕所里有幽幽的声音响起:“姐姐...你看到我的手了吗...?”

她的后方正站着个小男孩,居然没有眼白,黑得瘆人,见江绵绵转过头来,扯着笑意看她,牙齿雪白,整整齐齐。

不过诡异的是,这个小男孩没有手。

“...外面那个姐姐心善,要不你凑合一下...?”江绵绵善良地提议道。

那小男孩倒也听得懂人话,点点头就出去了,江绵绵趁乱直冲三楼就往下跟条狗一样的飞奔,心笑自己真是机智万分。

但跑着跑着,江绵绵笑不出来了。

刚刚那个哭泣的鬼正站在台阶上,还没有脸,直直地面对着她。

“我日你大爷哦!!!!!!”

这个学校怎么这么多鬼啊!!!!!这是死了多少人啊!!!!

江绵绵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飞奔直下第二楼,吸取教训后捂着自己的良心开始查看第二楼有没有鬼。

“江绵绵?”从一间教室里走出来个人,居然是宋烟烟,她脸色白得吓人,估计是听见了江绵绵那声惨叫才出来看状况的。

江绵绵点点头,激动得感受到了他乡遇故知的感受,急忙说道:“是我!宋烟烟其他人呢?”

宋烟烟漆黑的眼珠子紧紧盯着她,良久才说道:“不知道...”

“...哎我给你讲这个学校真是太他妈实在了,我被一只鬼追到厕所又遇到一只鬼又下楼又遇到一只鬼,我真不知道我得罪谁了我。”江绵绵像打开了话箱,吐槽着,主要老半天没说话让她憋的难受。

宋烟烟嗯了一声。

江绵绵说道:“别说我了,你怎么样,我感觉你还好啊...”

说着说着,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转向头望向宋烟烟,宋烟烟的确还是那个宋烟烟,但给江绵绵的感觉却不一样了。

因为宋烟烟没之前那么害怕了。

江绵绵僵硬地看了看地面,因为是用手电筒照着,她更发现宋烟烟没有影子。

没有影子!

但她尬笑了两声,不急着拆穿,只是说道:“宋烟烟,你背后...”

宋烟烟便转头回去,下一秒江绵绵飞一般地朝后方跑,简直欲哭无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