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恐怖游戏竟然该死的甜美(一)


江绵绵是被冷醒的。

夜风如同冬至般寒冷簌簌吹着,吹得江绵绵瑟瑟发抖,感觉身置青藏高原,用江绵绵刚醒还勉强有意识的脑子的话,这分明不是她家,她的床也不是木头做的,冷冰冰的木头质感触碰着肌肤,她明明还躺在自家柔软的大床上睡得舒舒服服。

江绵绵心情很复杂,揉了揉自己冷到僵硬的手,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躺在课桌上。

她什么时候梦游跑到学校来了?

而且还不是她自个的学校,她开始扫视这间教室,这间教室真是符合了恐怖小说的所有元素,摇摇晃晃将要掉下的灯,光线暗得昏昏沉沉,窗外的景色漆黑如墨,教室里空荡荡。

“卧槽!”江绵绵又走近看了看黑板,吓得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全身更冷了些。

只见黑板上面被粉笔写满了家庭作业。

太可怕了吧!

这么多作业!

惨绝人寰!惨绝人寰!

江绵绵虽说是个大学生,但曾经上高中的时候作业没有这么多过,她现在才见识到了学习的苦海,但她才发现自己的注意点好像歪了,继续扫视这间教室。

高三四班。

看起来是空了很久的教室,毕竟桌椅已经非常陈旧了,地面上还落着灰尘,不过让江绵绵感到奇异的是,黑板上的粉笔字好像是刚刚写上的。

破旧的门上面还挂着锁,已经被打开了。可江绵绵又没有钥匙,就算梦游也不可能把门打开吧,难道她有特殊的开门技巧?

江绵绵摸了摸下巴,故作深沉地想了想,正打算出门看看的时候,手机叮铃一声响。

“我居然没忘记带手机!”江绵绵有些惊喜,拿出手机正打算给自己的好姐妹打电话,但发现正是一条短信。

没有备注,地区未知。

—叮咚!我们要选一名玩家参加这个游戏,谁这么幸运能被我们抓到呢?恭喜玩家江绵绵,欢迎来到《恐怖直通车》!新手的第一个关卡...

消息很长,而江绵绵看到一部分脸就绿了,直接拉黑和举报垃圾消息,这人妈的智障?

顺便江绵绵打开联系人那一栏,选择了自己的好姐妹鲲鲲那,手快地按下了电话号码。

“我怕不是被绑架了哦,这个时候陈鲲你要是睡了,我就瞧不起你!”江绵绵一边等着电话一边嘀咕道,鲲鲲这个时候一般都在网吧里通宵打游戏,睡觉这辈子是不可能的。

但下一秒江绵绵怔住了。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冰冷的系统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冰冷的风吹得窗户哗啦啦地响。

怎么会!?

江绵绵又拿起手机给自己的母上大人,父亲打电话,结果传来的都是礼貌且冰冷的系统音。

在这一刻江绵绵只觉得僵硬,僵硬得无法动弹。

她又打开了自己的图库,发现自己的自拍还存在,可与家人朋友的合照也成了自拍。

或者说,江绵绵的世界从这一刻消失了。

“一定是在做梦吧。”江绵绵捏了捏自己的脸蛋,低声说道,但触觉与痛觉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对了,那条短信!

江绵绵急忙地取消拉黑,开始认真看那条短信起来,不敢向之前那般马虎,虽说江绵绵算不上唯物主义者,但是她已经深深感觉到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叮咚!我们要选一名玩家参加这个游戏,谁这么幸运能被我们抓到呢?恭喜玩家江绵绵,欢迎来到《恐怖直通车》!新手的第一个关卡—深夜校园,厕所里关不上的水管会在夜晚流出鲜血,永远走不完的台阶,天花板上的脚印,漆黑的走廊上自...杀的女鬼...在天亮之前熬过去吧,新手的第一关还是一样的简单呢!

闹鬼啊。

江绵绵立马面无表情地把退出手机,实在想不到自己真是幸运得被这个狗屎的游戏选中,按照以前江绵绵看的恐怖小说,一般男女主角都要去找线索。

然而江绵绵的睡意如同滔滔不绝的黄河翻涌而来,心里只有一天想法,呵,找线索是什么?反正也不会,还不如睡一觉。

万一一觉睡过去,就回到现实了。

于是江绵绵趴在桌上,闭上眼继续睡了一觉,就是这么出淤泥而不染。

一夜好眠。

“npc还是玩家?”

“...玩家吧,你看她手臂上的图案和我们一样。”

“打算...怎么办?”

“先把她叫醒吧。”

四周有男女的交谈声,破碎的词汇进入了江绵绵的耳中,就在有人要把她叫醒的时候,她一个突兀冒了起来。

众人被吓了一跳。

入眼的是一张长的格外英气的脸,棱角分明得差点让江绵绵愣住,但是个女孩子。

江绵绵才发现她面前站着三个人,两女一男。

但她没时间八卦了,扯住面前这英气的妹子大惊失色地问道:“什么图案,什么一样?”

这英气妹子挑眉,震惊江绵绵的开口第一句居然是问图案,指了指她左手臂上的图。

江绵绵拉开自己的手臂,咒骂出一句:“这啥?”

她白白嫩嫩的手臂上画着一个圆滚滚的动物,甚至还画的特别丑。

可江绵绵这人从小有个臭毛病,就是绝对不能在她手臂上写字,以前小学同桌就因为不小心在她手上画了一条杠,她差点提着四十米大刀去问候他祖宗。

江绵绵人都要气晕过去了。

小猪佩奇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

“看来真不是npc啊。”那英气妹子见到江绵绵的反应有些诧异,但很快爽朗地介绍到自己,“我们和你一样也莫名其妙进入了这个什么游戏,我是陆葵,她是宋烟烟,他是我的男朋友,白宸轩。”

“小姐姐你没事吧,看起来很糟糕啊?”那位叫宋烟烟的女生小声问道,她长得很柔弱,脸色有些苍白。

“我没...事!”江绵绵咬牙切齿道,但很快冲他们笑了笑,“我是江绵绵,那个你们知道这个什么恐怖直通车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白宸轩是位看起来很温和的男生,摇摇头:“我们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都是一觉睡起来就发现在这里了,然后短信让我们熬到天亮,但地点还是在学校,可能还有下个关卡吧。”

宋烟烟抽泣了一声,埋到陆葵的怀里,眼睛红红的,说道:“我想回...家,太可怕了!昨天晚上差点就死掉了,实在是太吓人了,跟鬼片里一模一样...我一点都不想来着!”

江绵绵想起了昨晚上,有些好奇,询问道:“真的很可怕吗?发生了什么?”

“你昨晚也是这个关卡吧,应该和我们一样经历了那些...说不上是什么的怪物。”陆葵感到惊讶,用手摸了摸宋烟烟的头安抚道,“熬到天亮后那些东西都消失了,我们也是被吓的够呛,我现在终于相信世界有鬼了...”


江绵绵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就睡了一觉。”

“......”

他们一副还有这种操作的表情看到江绵绵。

“我们在教室里醒来之后,就按照关卡里那样本来打算呆一晚上,然后教室里就出现了鬼片里的那种女鬼,迫不得已又出去,在走廊里被追了一晚上,跑进厕所后又被吓出来,就这样追追停停过了一晚上...”白宸轩叹气道,看江绵绵的眼神有些迷。

江绵绵感受到了运气好是种什么感受。

她正当要说什么,宋烟烟尖叫一声,手指指着身后,瑟瑟发抖:“黑黑...板上!”

众人转过去看,才发现黑板上浮现血红的大字

—恭喜你们度过美好的一夜!逃出学校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