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恐怖游戏竟然该死的甜美(十三)

  
  这个学校的走廊比起江绵绵以前上初中的时候真是不晓得整洁漂亮好多,现实和游戏里差距就是这么大,就像是看到了买家秀和卖家秀。

  “绵绵你真的生理期来了吗?月经纸你带了没有。”何荷喘了喘气,被江绵绵拉着跑了一路,发现真到了厕所门口,还是有些犹豫,“老师会生气吧,这样请假的话,我们晚点去给老师道个歉吧。”

  ...真是正直的好学生。江绵绵眼神有些飘忽,心想这样的姑娘要被自己玷污得漆黑,又想起巩含情,就朝厕所里面找,说道:“找含情,她可能要出事。”

  “可...怎么会?”何荷疑问道。

  “别问这么多。”江绵绵第一次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般冷酷地回答道,“找就是。”

  何荷见到江绵绵这神色,也不问了,也跟着走进厕所,开始呼喊起来:“含情,含情,你在里面吗?”

  厕所很大,四排。而江绵绵开始一间一间地打开厕所门,这个时候是没有人上厕所的,有几间锁上的,江绵绵还双脚一瞪爬到门顶上朝里面看,宛如个偷窥上厕所的变态。

  何荷喊了半天,也没有人答应,担心地和江绵绵对视一眼:“不会,真的出事了?”

  “含情!含情!”她朝最里面那排跑去,喊得更大声了,“你听见没有!”

  还是没有人答应。何荷咬唇,紧张地说道:“她会不会不在厕所里面?”

  江绵绵问道:“那你觉得她会在哪里?”

  “你来的时候,她刚走不久。万一含晴没有去上厕所呢,万一她和我们错过了?真的绵绵,如果她在厕所的话,会出什么事呢,又没有什么......”说到这里的时候,她脸色蓦然一白,应该是想到了昨天的事情。

  江绵绵想了想,说道:“不可能。鬼片都是这样拍的,她只可能在厕所,所以出事了。”

  毕竟这个世界就是按照鬼片逻辑。

  “绵绵都这个时候了,你别开玩笑了好吗?”何荷急得要哭了。

  江绵绵认真说道:“我没有开玩笑,因为开玩笑最后都死了。”

  何荷泪水哗啦啦地就要下来了,江绵绵立马打断她:“别别别哥们你别哭,我们先把人找到在说。”当知道我是个变态和痴汉的时候,她的泪水也要如同黄河般哗啦啦流下。

  最后还有剩几间,在要打开第二扇的后,门完全推不开,没有锁上,而是像有一种力强行压住了般。

  江绵绵也没有打算问何荷意见,双脚一蹬就准备爬上去朝里面望望,但何荷一声尖叫吓得江绵绵两腿一软,直接掉在地面。

  只见何荷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吓得两眼都要白过去了,还颤颤巍巍地用手指朝这间厕所空隙下面指:“有...有手手...手!”

  厕所空隙下面有手?

  江绵绵二话不说,拉着吓得不轻的何荷走向厕所角落拿起火钳,就要伸进去空隙里面戳。火钳还没洗干净,上面一股味道浓郁得十分。

  何荷惊吓过来了,脸上还有泪水,真是可怜这孩子了:“绵绵,这这样...”

  什么都没戳到,巩含情也不在里面?江绵绵思考着,蹲下去朝空隙里看,看到了一双漆黑的眼。

  就是昨夜那双漆黑没有眼白,直勾勾的眼睛。

  江绵绵被这一惊一乍弄火了,冷笑一声,直接朝里面吞了吞口水呸了一下。然后还没等贞子做什么,直接扒着厕所门翻进去了。她什么都不想思考,她只想扯着贞子头发往地上疯狂摩擦恶狠狠地摁着打。

  然而翻进去后,居然只有巩含情一人,坐在马桶上对着她微笑,看起来亲切和蔼,开口道:“绵绵...”

  “棉你吗个西瓜皮!”江绵绵大骂道,直接撸起袖子朝她脸上抡了过去。妈的,演的太假了!

  “绵绵你下手太重了。”何荷小心擦拭着巩含情两上的淤青和伤痕。

  此时正在医务室里,巩含晴疼得呲牙咧嘴:“慢点...哎...”

  “我真不是为了她着想嘛。”江绵绵老实巴交地说道。

  何荷蹙眉拿棉签更重了下:“这下玩了这个游戏,出事活该了吧!其实我昨晚被吓得不轻,以为是和你们看碟片做梦,结果...”

  巩含晴垂头丧气:“我以为是假的,当时听四班的人说,打算试试。没想到这次...哎还真活见鬼了。”

  “今天是第一天。”江绵绵说道,“再这样下去,我们都活不过去。”又想了想,“这个游戏是陆葵传进来的吗?”

  巩含情点点头,神色沉重:“对...当时这个碟带是她复制给她朋友一起看,后头就传到班上了...大家都知道了。”

  “我们先去问问她在哪个医院,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吧。”江绵绵叹气道。

  明天就要放假,可接下来的课程江绵绵他们如坐针的,完全听不下去,只是脑袋里恍惚得很。

  回去的时候,江绵绵也是担心自己得很,一会儿在马路上差点被车撞到,一会儿走在街上花盆会莫名其妙地落下来,一会儿前面没有井盖。她都怀疑这压根不是贞子了,完全就是死神来了2。

  约好的时间是七点,江绵绵不敢回家,只能在人多嘈杂的面馆里点了碗牛肉面,听说人多的地方火气重,所以她吃这一顿不用担心里面有没有针之类的。

  江绵绵又开始拿着手机,找陆葵的QQ。说真的,女人是可以在赞里面就找出小三的生物,更别说找一个共同好友如此之多的。

  江绵绵翻的时候还很漫不经心,最后却在苏城这个名字那愣了一下,毫不犹豫地点进他的主页看。

  北城有苏。

  还是个伤痛青年。江绵绵摸了摸下巴,却发现他空间早有一条说说,也只有一个字。“嗯。”

  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说话文绉绉的。她啧啧两句,退出后摸索终于找到了陆葵的QQ。陆葵的空间是开放的,最新的一条是一周前。

  “我错了。我以为这个世上是没有鬼的。”附加一张她手臂的图片,上面全是伤痕。

  评论下面除了问号关心就是责骂。

  非要作死。江绵绵心想,继续往下翻,却这回真的征住了,全身血液如同停止流动了一般。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背后冰冷发凉。

  这是一张陆葵的照片,少女笑靥如花,很多人都会觉得赏心入目。但是江绵绵觉得没有任何时候这么冰冷过。

  这是一张长得跟第一个游戏死去的“陆葵”一模一样的脸。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