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恐怖游戏竟然该死的甜美(十一)

自从这个游戏以来,虽然江绵绵一直嬉皮笑脸的,想要乐观的态度活下去,但在此刻泪水也模糊了眼。

“哭什么哭!我还没凶你。”崔访静夹了块鱼肉放在江绵绵的白饭上,“一天到晚东跑西跑,天这么黑了,万一出事怎么办。最近那这种事出得特别多.....”

江绵绵抹了抹眼泪,说道:“妈,今天警局里没事吗?”怎么突然回来做饭。

崔访静说道:“还不是那几个年轻人的案子。我就不理解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这么不把命当回事,不是说我封建,活的好好的玩什么神神鬼鬼游戏,最后呢,疯得疯得,跳楼得跳,局里又不可能给家长交代是灵异事件...哎,真的头疼。”说着又要揉眉头。

江绵绵心中一惊,又问道:“什么游戏?”

“笔仙碟仙...看什么破碟片之类的,这事在好几个学校闹得还挺大。”崔访静蹙眉,提醒道江绵绵,“你可别学那群人玩这种游戏,到时候出事了,菩萨都救不了你。”

江绵绵假装严肃道:“你这是封建迷信,亏还是警察。咱们都要走社会主义道理,坚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科学才是重点。”

“警察怎么了。”崔访静轻哼一声,“当初你发烧,还不是去拜菩萨才救了你一命。”

又要念叨往事了。江绵绵立马起身把碗筷一收,说道:“我吃饱了!”说着,在桌上偷偷拿了两个苹果,还没等崔访静开口就进房了。

碟片还没有播放完,但江绵绵心里还是有一点虚的,这是个单人游戏,在前两个游戏以来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还有npc陪着不知道算不算。

她拿出手机开始搜索,比起上几个游戏,这个手机软件丰富了很多,看来是这个世界“江绵绵”的手机。点开QQ,蹦出十几条消息。

看到班群后,望到醒目的一条消息:隔壁四班那女的出车祸了。

江绵绵立马点进去,发消息的人id是繁花血景,接下来又有一个回复道。

剑寒九洲:这事要闹大了吧,我听我爸说,学校要逮人了,玩这游戏直接被开除。陆葵要玩完了吧?要不是她把那碟带传出来,会出这么多么。

繁花血景:陆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自个都在医院里躺着呢。活该,玩这东西的都没好下场。还破除封建迷信呢?

我不是肥宅:操你们俩别咒我啊,我刚和江绵绵和何荷看了碟片,我可不信。话说陆葵就是被人推下楼了吧?

我不是肥宅是巩含情,江绵绵看见车祸跳楼这几字心有些忐忑。

繁花血景:被人推下楼?你确定是人?当时监控可没有人。

沉默。没有人再回复消息。

江绵绵退出QQ,决定搜一下这个世界里关于贞子的传闻。但还没搜完,系统又发来一条消息:警告!危险警告!

江绵绵挑眉,还没回复。灯啪得一下就关闭了,屋内漆黑一片。只有手机屏幕还亮着,江绵绵手快地回了过去:怎么这回这么有良心,还知道提醒我,人家都有点不好意思拉,你是不是爱上人家了。

这条消息还没发出,江绵绵发现自己已经被系统这狗比玩意拉黑了。

呵是个有意思的女人。江绵绵心想,回头看这回要出现什么,估计是贞子。只见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闪烁着莹白的光,格外惊悚。

“卧槽这还真漂洋过海来问候我。”江绵绵啧啧两声,又见电视屏幕跟之间碟带内容一样,立马起身要去开灯,却发现灯已经不灵了,半天按不动。

江绵绵看着电视要播到贞子爬出来了,就要去开门,发现门被反锁了,吼着嗓子喊:“妈!出事了!”

但房间空荡荡的,半天没个回应。这是天要我亡啊。江绵绵丝丝绝望,也只好再吼了几句,才发现可以关电视电源。

可符合恐怖电影逻辑的是,电视电源根本没插,而电视已经播到贞子要爬井了。

江绵绵有些心惊胆战,决定接受命运的审判,可这时窗户外传来几声嘶吼:“妈你妈个屁啊!老子还要追电视剧呢,年纪轻轻吼圆了!”夹杂着乡音的普通话,动听得江绵绵热泪盈眶。

“哥们,救命啊!”她立马就要去爬窗,又想起自家在十二层,要是跳下去以后她可以和贞子姐姐做个伴了。

对面又没有回应了。

江绵绵僵硬转头,发现黑发已经穿透电视剧,贞子要缓缓爬出。当初这幕吓死了很多人,但江绵绵此刻不仅面无表情,还想起了以前在空间沙雕网友很流传的漫画图。

就是如何把贞子弄回去,一脚踹。

江绵绵也觉得这个办法实在,于是简单粗暴地一脚直接踹在了贞子头上,再恶狠狠地用手塞了回去。

不过这贞子的力劲可真大,黑发缠住江绵绵的手,让江绵绵有些无法动弹。但这一脚还是有些功效,被卡在电视机无法向前,只是抬头那泡肿苍白的脸满是恶毒之色。

黑发缠得更厉害了,还有想把江绵绵拉进去的意思。江绵绵无语了:“我也不想看碟片的啊,你把我拖进去也没用啊,万一我死了找你报仇不死不休呢。”

贞子瞪了江绵绵一下,面容惊悚。

“你一天到晚杀这些小姐妹有什么意思啊,你不怕人家死了以后喊一面包车的全员恶人来打你,到时候你的黑发要被剪成光头了。”江绵绵循循善诱,“我帮你报仇!给你做牛做马!只要别杀我!你的仇人我给你带来,你的仇我帮你报!”

贞子面无表情地更用力了。

  
江绵绵眼看自己要被拖进去电视机里了,立马喊到:“救命啊!救命啊!马来路亚我佛慈悲神啊主啊!”
  

这一喊,啪得一声,灯却亮了。江绵绵一下子被放开,直喘气,自己已经在地上,有些愣,发现手上只有被捆住的红色伤痕,贞子已经不见了。

而床上发出微弱的光芒。
  

“江绵绵你给我开门!”门传来被着急的声音和踹门声,是崔访静。

江绵绵立马起身去开门,回头看了眼床上,发出光的是一本书,系统的礼物。

那本玛丽苏到极致的小说。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