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恐怖游戏竟然该死的甜美(五)

天空已经暗了,沉下去的颜色像是在水杯里点了一滴墨水,渲染了全部,路灯早被点上,一路蜿蜒而下的夜明珠让人想起了蜉蝣这个生物,陷入暗色之中的房楼仍然高大耸立,吵闹的街区,带着浓烟味和食物香的路摊正噼里啪啦地烤着肉,渐出火星子来,一些招揽客人的摊主嚷着大嗓门还喷出些唾沫。

而江绵绵正站在一个名叫“横野烧烤”的烧烤摊门口,吞了吞口水,眸子紧紧盯着一个大叔烤着的几串羊肉串,片刻都移不开,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想吃。

好想吃。

非常想吃。

但她低头打开那个恐怖直通车游戏管理员送的包,除了那部她自己的手机,里面空荡荡的,一分钱都没有。

“妹子呐,你站了浪久了,次不次哦?”那个大叔见这姑娘盯着他手中的羊肉串站了那么久,忍不住用他那一口浓重的乡音说道,放下羊肉串将手在他那挂着的满是污垢的围裙上擦了擦,“不要耽误我生意哈。”

江绵绵摇头,勉强笑道:“我就看看,看看...”就算脸皮再厚肚子咕噜噜叫得再凶,她也不得不得转身离开,眼中隐含泪光闪闪。

那个大叔见她走了,嘴里继续嘀咕:“这年子的小姑娘哦,想吃东西又不买。”

江绵绵离开这个烧烤摊后,眼巴巴地看着四周的人坐在摊子上吃得香喷喷的,心情格外复杂,又想起了来到这里系统发的一条短信。

—欢迎你们来到第二个关卡!嘻嘻经历过鬼怪,大家是该活跃起来啦!这个关卡就是都市大屠杀哦!三十个人分成十组!一组三个人哦,最后只留下的那组就可以获胜,还会得到特殊奖励哦!尽情挥洒你们的罪恶吧!让鲜血染红这个都市!

接到短信的时候江绵绵还在吐槽系统不发感叹号就会死星人的性质,但现在孤零零站在大街上,她心里只想大骂。

苏城!你特么人呢!!

对的,她和苏城非常幸运地被分成了一组,以及还有一个陌生的名字,好像是什么乔奚槐。

她此时此刻非常想念苏城这个男人,毕竟她现在饿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那么慌张,在这里也不知道会不会遇上其他队的人,万一看出她的身份想到这个游戏一不小心捅她一刀呢。

江绵绵的武力她自个是放心的,揍揍咸猪手小偷欺负欺负小朋友还是很简单的,但就凭她那半吊子功夫要是遇上了练家子之类的或者像苏城那样的人,怕不一爪子给弄死了。

“我也真是倒霉透了。”

江绵绵叹气一声,低着头在街上走着,打算晚上在那个大的桥洞里面睡一睡就熬过去了,心里正祈祷着不要遇到其他队的人。

可江绵绵不愧撑得上倒霉之神这个名号。

前方那三人正坐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烤着羊肉串喝着啤酒聊着天,手臂上露出的图案与江绵绵那个一模一样。

江绵绵看着他们,人都要气哭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可以吃东西!为什么她就没有钱!

但她也不再想这个问题,而是认真地顾及她安全的问题,把袖子拉下面了些免得被那群人看见她的手臂,深吸一口气低头然后给自己打了打气,淡定地正要选择正步踢地走过去。

装作我看不见,看不见。

她路过时斜瞥过去,偷偷摸摸地打量了起来,还听到了细碎的谈话声,特意走慢了些。

“哈...那个奖励,我倒觉得这玩意不会给我们便宜。”说话的是个短头发的姑娘,正啃着羊肉让江绵绵眼羡。

又有人开口了,不过这人一看就是个精英宅男,推了推眼镜:“有总比没有好。不过你们觉得这回该怎么办?攻还是守?”

短发姑娘嗤笑一声:“我可不赞成守,就凭那群人的杀劲,没准明儿游戏就结束了。不过嘛我对杀那群弱的没兴趣,把厉害得留给我。”

“你不怕把命给搭进去。”

“啧,人活着不就为了开心?不开心还不如死了算了。”

看来那个短发姑娘很牛批,江绵绵默默地想,慢吞吞地又移了几步。

“听说陆葵那厮被杀了了,我在现实和她还有些交际,她和她那男朋友来过我店子吃饭,甜蜜得腻歪。”

听到陆葵二字,江绵绵步子一顿。

“所以你觉得是谁杀的?”

“她那身边那个姑娘吧,叫啥宋烟烟宋妍妍,我以前就觉得她不是个好货色,八成就是个白莲花!哈,你看她喜欢白宸轩,就嫉妒呗,杀了陆葵。”

“你难道是个好货色?”

“......”

宋烟烟?江绵绵无法想象那个嘤嘤怪会拿刀子捅死陆葵,并且她们关系看起来还那么好,居然是表面姐妹。

人心难测啊。

江绵绵叹气一声,又把往前走的步子放慢了点,其实这个时候她是背对着那群人的,还距离几米。

“你们说这么大声,也不怕别人听见?”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之前一直没说话的那个人开口了,是个男人。

“谁会听啊?”那短发姑娘不耐烦地问道,“我说,付子青,感情您平常屁事不问,就这个时候挑刺?”

那个男人叫付子青,他倒也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说道:“你们后面那人啊。”

大爷的!

江绵绵脑子再蠢也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下一秒撒腿就要跑。

但还没跑几步,一把刀擦过她耳边的发丝狠狠地落在了地上,江绵绵吓惨了,动都不敢动了,生怕再跑那刀就飞她身上了。

“我...路路路过...路过。”

她吞了吞口水,慢慢转身过去,笑得牵强又勉强。

丢刀的是那短发妹子,她皱眉说道:“看起来只是个npc而已。”

对对对,只是个npc!江绵绵心里疯狂点头,但现实中缓缓把步子挪后几步。

“很多事情说不一定啊。”付子青将啤酒倒入酒杯里,挑眉笑着,这人长得很好看,跟苏城不是一个类型的,像是青春少女喜欢的那些坏坏的痞子。

江绵绵开始戏精上身:“那个你们还有事吗?我真不是故意听到的,哎呀我也没听到啥啊!我还有事呢,我家孩子考试作弊还在学校等我呢,天色都晚了,我刚下班急忙过去怕她出事呢!哎呦...你看老师给我打电话咯,等会哈...!”说着低头拿起包里手机,随手在通话记录里按了系统的电话开始演起来。

“老师呀,别急别急,我马上来...不是!我不是不管我家孩子,我这堵车啊,你听到没有啊,嘀嘀嘀的...啥?没有听到,不要慌张!我真马上要到了,就是又遇上了几个小麻烦,是是是......”

系统:“......”

江绵绵继续bb,聊了噼里啪啦一堆之后,又笑咪咪地挂了系统电话放进包里,望着短发妹子已经相信的眼光,“那我就先走了哈!你们慢慢吃!慢慢吃!”说着转过头,腿一放就走,走得贼快腿还在抖,走了一段就打算跑的时候。

“我说了让你走吗?”付子青开口道,那几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她的身后,刀子已经架在她脖子上。

江绵绵心情很妈卖批。

付子青笑道:“演的倒挺像,不过你真以为我们会信?”

那短发姑娘轻蔑一笑,似是嘲笑江绵绵的智商:“这种弱智的方式,真觉得我们傻。”

精英宅男嗤笑:“你刚才不就信了吗?”

江绵绵生无可念,她绝望地看着他们,心绪复杂,“你们不是只杀强的吗,你看我弱不禁风的女子,比林黛玉还黛玉,风一吹就倒。”

付子青很惊讶的样子,但说道:“那不是更要杀了吗?反正你这么弱,迟早也要死别人手里,我们解决也可以啊。”

你闭嘴好不好!江绵绵很想瞪他一眼,但还是在想办法,打架肯定是打不过的,骗一骗还是可以的。

于是她眼珠子转一转就开始打算了,“哎呦!姐姐哥哥们,你看你们只杀厉害的,我拿来也没啥用是吧?你们可以利用我杀掉我队友最后再杀我呗,我队友贼牛逼了!苏城你晓得不!苏城,社会上的,我大哥,他在c城只要是道上的没有不知道他名字的!他可吓人了,人称鬼见愁,鬼见到他都得怕他!不是我吹牛逼,他单挑三十个都没问题!至于你们,哼!”冷笑一声,轻蔑地打量着他们。

“当然,我和他关系很好,你们可以利用我杀掉他,为你们解决一个麻烦角色不是很好吗?”

远在天边的苏城打了个喷嚏。

那短发女子转头看向精英宅男:“我觉得她还有利用价值,反正对我们也没有坏处。”

精英宅男点头,看向江绵绵:“如果你骗我们,我不介意让你成为第一个死的。”

而付子青没有说话,瞥眼望她似笑非笑的样子。

江绵绵对他做了个丑脸,转身就对他们笑嘻嘻地说:“你们好!我是江绵绵。”

“李燃。”

“钱霜霜。”

江绵绵心里直擦汗打量着自己之后该怎么逃出去,也希望苏城离这越远约好,最好千万别来。

她不好容易聪明了一会,她可不想坑她的队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