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看,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都在呐喊

“求求你救救我”

这恐怖游戏竟然该死的甜美(六)

相处之后,钱霜霜与李燃对她的态度也比之前缓和了一些,而付子青却一直问她些屁问题,什么怎么来的,第一关如何过的,和谁过的,遇到了什么,队友有哪些,就差问芳龄家住哪里了。若不是在都市大屠杀里面,江绵绵可能会自恋地以为他爱上了自己。

可江绵绵的重点不是打好关系,也不是促进两队和谐关系,她心里只有怎么逃出去。

“只有十九人了,一天就死这么多啊。”钱霜霜看着手机发来的消息,挑眉说道。

而江绵绵低头望着自己的手机,上面的消息与钱霜霜他们的一样。

—第二天,总人数三十,目前人数十九,死亡人数十一,剩余组数五。

可以看出参与大屠杀的人都是些什么疯子,但在这个游戏里这样才是最正常的。

“好可怕啊,子青哥你要保护我嘤嘤嘤。”在这几个小时里,江绵绵与付子青莫名其妙达成了互相恶心的共识。

钱霜霜抬眼,有些好奇之前差点要打起来,这回两人的关系突然融合。

付子青皮肉不笑地回答道:“绵绵不要害怕,子青哥哥在这呢。”

趁钱霜霜低头,江绵绵飞快地给他一个白眼,越发地想离这个疯子越远越好,越来越想苏城这个臭男人。

钱霜霜把手机关上,对他们说道:“反正只剩五组了,动手吧。”

付子青和李燃点头,起身就开始收拾东西,把匕首之类的武器拿在手中。

江绵绵看了,眼珠子溜溜地转,腿顺着一软:“哎呀!我有点不舒服,怕是会当你们的累赘,要不我在这等你们吧?”

钱霜霜立马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霜霜姐!你看你长得太漂亮了,看我一眼我都好了!”江绵绵笑嘻嘻地又起身来。

“殷勤。”钱霜霜把眼神收回去,又轻蔑地看了她一眼,“不过,像你这样没用的废物也只会这样了。”

付子青看向钱霜霜,挑眉:“既然是废物,杀了岂不是更好。”

“付子青!”江绵绵狠狠瞪着付子青,心中翻了无数个白眼,孰知她有多不想和他们一起走,多么想逃走。

付子青立马哈哈大笑两声。

江绵绵心中破口大骂,什么脏话都出来了,但现实里又娇羞地说道:“子青哥,你不要笑人家嘛。”

当然,江绵绵扮演的什么都没用的圣母少女角色深刻他们心中,看见尸体流血嘤嘤嘤就开哭,吃只兔子也要念叨兔兔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它,碰一下就要倒,说一下就要哭,这样的江绵绵对他们来说的确是累赘,也算不上威胁。

于是江绵绵被安排和李燃呆在一起,而付子青和钱霜霜这种暴躁老哥立马奔腾战场了。

李燃是那个精英宅男,还是个很无聊的宅男,而江绵绵是个话唠。

江绵绵:“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李燃:“?”

江绵绵认真得看着他,说:“从前有只企鹅,它很冷,很冷,就拔自己的毛,拔呀拔呀,就冷死了。”

李燃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江绵绵:“没了。”又看向李燃,问道,“是不是很无聊?”思忖了些,蹙眉,“我也觉得很无聊。”

李燃不解:“既然你觉得无聊为什么还要说出来?”

江绵绵笑了笑,眉眼弯弯,又说道:“因为我也想让你无聊啊,大家一起分享分享,就不无聊了。”

“......”

李燃别过头,完全不理她了。

江绵绵也懒得说话了,只是脑子里思考着逃出去的事情,这个时候她与李燃是和钱霜霜他们约好在江边集合的,所以江绵绵和李燃正在走向那里。

这个都市算不上特别繁华,与夜晚相比,这个时候竟然让人觉得冷冷清清的,特别是风声簌簌地吹着,卷起地面的落叶,吹得江绵绵一脸灰尘,呸呸了好几声,在路上也没遇到其他组的人,让江绵绵有一种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们的错觉,如果不是那些神色冷漠的路人走过去,江绵绵还真觉得像是世界末日。

不过,这些npc仅仅是这个游戏的程序,还是活生生的人?

江绵绵不知道,但这个问题在脑海里闪过就消失,她最重要的问题应该是如何掏出李燃他们这里。

她转头看向李燃,李燃正在接钱霜霜的电话,听说钱霜霜和付子青已经解决掉了一组人,手机上刚发的消息也证实了这点。

李燃边接电话边答应着,余光瞥向江绵绵:“嗯...她不敢逃的,好好好。”

江绵绵心里翻白眼,你怎么知道我逃不逃。

李燃又呵钱霜霜他们低声说些见不得人的py交易,背过去小心翼翼的,似是不想让江绵绵听到。

而江绵绵望着他的后背,若有所思。

是踹死他呢,还是踹死他呢。

李燃平常看起来也不爱说话,但这个电话粥一煲就是多久,江绵绵直翻白眼。等了半天,李燃才心满意足地挂断电话。

而江绵绵趁他还没转头,一把就按住他,一脚提在他膝盖上,使他无法动弹。

李燃怔住了,但来不及怔住,下意识地就想去反抗,挣脱掉江绵绵。

江绵绵打不过钱霜霜,但对付一个李燃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她握住李燃的手臂,看着他浅薄的面皮上浮现淡红色。

李燃有些恼怒,还很不可置信,毕竟江绵绵之前一直是柔柔弱弱的样子,无法想象她在这里竟然轻松地制服了他。

他的面子有些挂不过去,但他的理智使他冷静下来,“江绵绵,你到底是谁?”

江绵绵没有回他的话,只是在他身上到处摸了起来,李燃更恼怒了,甚至还喊出江绵绵的名字。

江绵绵半天才从他身上摸出手机和钱来,不由叹气一声:“你怎么这么穷。”

“...你到底想干什么?!”李燃瞪着她,见她没做什么其他动作,又警惕地说道,“江绵绵,我们谈谈...”

江绵绵拒绝的丝毫不犹豫:“不要。”下一秒松开他,退后几步,把李燃的手机和钱握紧了,生怕被抢走。

我才不和你谈。

李燃被抓痛了,起身冷笑:“江绵绵,你到底什么...”

他话还没说完,又一脚被江绵绵踹在脚下,而江绵绵见他还在地上倒着,退后几步立马转身飞一般地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对不住了啊,对不住了,游戏一线牵,珍惜这段缘。”江绵绵握着李燃的钱和手机,念念叨叨着。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李燃和他们约好的目的地是在江边,而江绵绵朝人多的街区跑去,见李燃没有追上,才不由松了口气,拿走李燃手机以免他向钱霜霜他们告状。

而江绵绵正在思考怎么躲开他们,又怎么找到苏城。

“阿姨,来十根羊肉串!”江绵绵开心地把李燃的钱递给正在烤烧烤的女主人。

想什么想,吃最重要。

江绵绵接过羊肉串,笑得眼睛像月牙,吃得跟十年没吃过肉一样,边吃边向住宿区走去,还哼着小歌。

而身后的一个女人嫌弃地看着江绵绵的背影,说道:“我的队友,就是个这样的蠢货?”

住宿区不大不小,江绵绵挑了个人多却不显眼的宾馆,宾馆的服务员长得漂漂亮亮的,江绵绵眼睛一亮,嘴甜的要死,几下就说得服务员便宜了好几倍的假钱。

江绵绵的房间在二零二,隔壁还住着队年轻夫妇,一来着就开吵。

年轻女子嫌恶地看了看这宾馆,又看了看吃着羊肉串津津有味地江绵绵,对着他夫妇说:“你怎么选了这么个破地方。”

那男子咬唇,犹豫道:“你就...忍一下吧。”

“和这些人住在一起,还不如让我睡大街!”那年轻女子看了看楼下骂骂咧咧的小姐正在和一个男人争吵,又看了看江绵绵,最后说出这句话。

江绵绵一个白眼翻过去,倒也没有多生气,倒是笑咪咪地看了看下面发生了什么,居然是一个男人不付钱被小姐牵牵扯扯,一群人正热闹的看戏,而住在房间里的人也被吵道,伸出脑袋吼道:“能不能小声点!”

江绵绵看得津津有味,小姐又和那个男人打起来了,桌上的杯子果盘被打倒在地,而服务员也蹙眉。

“看什么看!”小姐看见一群人正在看笑话,尖利的声音格外刺耳,“没看过睡了人不给钱的吗!”

那个男人摸了摸油腻的脸,骂道:“你他妈还值什么钱!就你这样的货色,老子睡了都恶心!”

看起来又要吵起来。

而看热闹的人也转身回去了,江绵绵也懒得看热闹了,决定出去找找苏城和她那新队友,于是摸着自己吃得圆滚滚的肚子开心得像个两百斤的傻子出门了,朝桥的方向走去,完全不知道李燃那边已经气的爆炸,但江绵绵知道了,应该很乐意看他们。

付子青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说道:“我早就说了,杀了就一了百了,不过她装的这么做作,你们还没看出来,也真是蠢。”

钱霜霜没有反驳他,只是恶狠狠地咬着唇,“我就说她不是个好东西!果然有其他意思,当初就该杀了这个女人。”又怔了一下,恶狠狠的神色消失不见,倒是笑了笑,颇有兴趣的样子,“不过她那队友也是有趣,叫什么乔...乔奚槐?看起来又不是好惹的主,打一架也是有意思的。”

“你遇到她了?”李燃神色一直阴沉沉的,从没遇到这样的疏忽,更别说被江绵绵骗了。

钱霜霜看向天,摸了摸下巴,说道:“算是吧,可那个苏城我很好奇,是不是和江绵绵口中的那个一模一样。”

“你信她?”李燃嗤笑一声,“我看就是她随口乱扯的,有没有这个人都说不一定。”

钱霜霜没有回答,只是拿起匕首一下子架在跪在地上那人的脖子上,原来地上还有个人,只是因为跪着的姿势才没有看到而已。

那人是钱霜霜在江边捡到剩下的猎物之一,看起来很害怕,瑟瑟缩缩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钱霜霜把匕首更近了一些,质问道:“其他人呢?你队友。”

那人害怕得要哭了出来,哆哆嗦嗦着:“我我我...”

钱霜霜不耐烦了:“要说就说,不然一刀捅死你。”

那人听着钱霜霜的语气,看着那把匕首,吓得哇一声就哭了,结结巴巴更说不出话来。

钱霜霜无语了,而付子青笑嘻嘻地走近那人,轻声说道:“不要害怕,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们不会杀你。”

那人见付子青长得好看还好说话,摸了摸眼泪,有些警惕。

付子青说道:“说吧。”

那人小心看了眼钱霜霜,正要开口,钱霜霜瞪了回去,“我看还是杀了吧,反正也不差他的线索。”

“霜霜,别这么暴力嘛。”付子青一副好说话的样子。

那人缓缓开口:“宋烟烟他们...我们之前分开了,我我我只知道在商场那集合,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带着哭腔了些,看向付子青有乞求的神色,“不要杀我,求求你了!”

“商场?”钱霜霜思索着,望了望已经漆黑的天空,“去还是不去?”

“去看看吧。”李燃说道。

那人立马松了口气,其实他根本不知道宋烟烟他们在哪里,被钱霜霜一威胁,随口胡扯了个地点,生怕自己被杀掉,如今才放松了些。

而钱霜霜回头看他,突兀一笑,刹那间,寒光一闪,鲜血溅出。

一声尖叫划破天际。

评论